乡镇市场的物流商机在哪?

   日期:2016-08-03     来源:物流参考    浏览:567    
核心提示:网购的发展,凸显了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地区物流行业的“不给力”。因此,掘金这一区域市场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将成为未来五年内触手可及的商业机会。今天,用“香饽饽”三个字来形容三四线城市及农村地区的物流市场,一点都不为过:城镇化浪潮正如火如荼、电商下乡方兴未艾、农村地区的网购习惯开始悄然养成……种种利好因素让上述区域的物流行业备
网购的发展,凸显了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地区物流行业的“不给力”。因此,掘金这一区域市场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将成为未来五年内触手可及的商业机会。

今天,用“香饽饽”三个字来形容三四线城市及农村地区的物流市场,一点都不为过:城镇化浪潮正如火如荼、电商下乡方兴未艾、农村地区的网购习惯开始悄然养成……

种种利好因素让上述区域的物流行业备受关注,去三四线城市办家物流公司俨然成为看似前景无限的商机。正所谓“站在风口上,猪都可以飞上天”,目前看来,三四线城市的物流市场增长势能着实很大,但其真能构成下一波投资热潮的“风口”?

我们习惯用整体蛋糕来描述三四线城市的物流市场。但一个必须提及的信息是,中国两千多个县级城市已经将这一蛋糕分割成为了一个个小的板块,受限于交通硬件设施、公司规模、人力成本等,每个区域板块的物流蛋糕其实并不大。

目前,一般物流企业能覆盖的范围基本局限在县城级别。自2011年来,各大电商纷纷携巨量资本自建物流渠道,但其难以突破的瓶颈,也恰好出现在各县级城市与所辖乡镇间的物流配送环节。

简言之,这一资本巨头一时难以下沉到位的空白环节,才是区域性物流公司的真正突破口。所谓“最后一公里”上的潜在需求,正是今天物流行业最真实和最接地气的投资方向。

最后一公里的路障

马晓老家在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兴隆镇。去年年底,他回老家过年。在外地工作多年,马晓早已养成了网购的习惯。趁着过年,他准备从网上给父母买两件冬装。但是他发现,所有快递居然都无法将衣服送到家。快递公司给出的解释是:兴隆镇地点太偏,无法送达,只能送到安岳县。无奈之下,马晓只能作罢。

身处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市场的马晓们一直饱受物流“不给力”之苦。长期以来,由于居民收入低、交通不便等原因,这一市场的物流都堪称一门“苦生意”。

杨文(化名)今年27岁,是重庆市某货运部的送货员。一说到要送货去乡镇,他就无奈地直摇头,“不是我们不想送,那些地方太远了。而且住得还很分散,我从上 一家到下一家,有时候要好几分钟。这样送,我们赚不了多少。”杨文说,他们送一单货的纯利润在一块钱到两块钱之间,如果要去乡镇,他们只能赚几毛钱,有时候还会亏本。

杨文所在的货运部位于重庆市朝天门湖广会馆附近,当地集中了10几家货运部。它们大都是以夫妻店的形式存在,负责将从主城收集起来的货件发往各自的目的地。

其实,这只是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市场物流行业的一个缩影。和整体物流行业一样,这一市场的物流也呈现出小、散、乱、多的局面,几乎都是以小区域辐射的形式存在。

虽然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市场的物流行业整体蛋糕很大,但是受限于分散的地理环境和人为因素,它被分割成为了一个个小的板块,每个地方的市场都很小。为了能够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,区域性物流企业纷纷采取价格战的策略,让本来就已经分散的经营格局雪上加霜。

货源不对流也加剧了物流企业的成本。“货源对流是物流最核心的问题。但是在大城市和三四线城市以及农村之间, 货源对流的局面短时间内难以形成。大城市向这个市场输出消费品之后,能提供给物流公司返程运输的货源比较少,加上农产品有比较强的季节性,物流公司的运营 成本自然要上升。”

苦生意的新商机

虽然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市场的物流行业存在诸多路障,但是随着互联网普及以及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,各大电商网站开始在这一市场加大了圈地的力度。这一区域的物流生意又有了新的可能。

潘奕是甘肃省甘南自治州卓尼县人,从2006年开始就进入了物流行业,目前正在经营一家私人货运公司。有心的他发现,在发送的货物中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网购物品,“之前我们运送的货物一般都是小店铺所需要的配件,比如摩配店购买的零件之类的。但是这两年,我们配送到乡镇甚至是农村的网购商品越来越多了,以前大概每天就那么一两件,但是现在多的时候可以达到20多件。”

农村地区网购能力有多大

以甘肃为例,除开兰州市,单日交易额接近1.9亿元。同时,2012年,在阿里巴巴1万亿元的成交份额中,三四线以下地区的增速达到了60%;今年春节期间,苏宁易购仅家电、3C品类三四线城市的订单量环比增长超过200%。

“而且,现在农村的路也是越修越好,四通八达的,我们送货也轻松了很多,成本也下降了一点。”这让潘奕盘算着在卓尼县下面的柳林镇开设一个网点,专门负责当地货物的收发。

放眼全国,整个“十一五”期间,有53.5万公里的新修公路被镶嵌到了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广袤的版图上,构成了一条条连接城乡的血管。

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地区的物流行业蕴藏的巨大商机,自然逃不过电商们敏锐的眼睛。在一二线城市市场逐渐饱和的情况下,这一市场已经成为支撑他们发展的另一“战略高地”。

从2007年开始,苏宁易购已经在宿迁、包头、盐城等三四线城市建立了物流中心。同时,其在成都的物流中心已经落成,300公里的配送半径使苏宁日发货量和收货量都可达10000件,覆盖了西南地区大部分三四线城市及农村。

只是电商大佬携资本优势对三四线城市及农村发动空袭,并非扩张的最佳选择。其实,电商自建物流实属无奈。在电子商务迅速发展的当下。

传统物流的网络布局已经跟不上电商的发展,导致这一市场的物流效率偏低。

而高昂的物流开支、管理成本以及高管人才的缺失都是电商自建物流的死穴。在2012年,中国全社会物流总开支占GDP的比例达到了18%。在成本攀升的巨大压 力下,物流行业平均利润率已经降到了4.4%。“中国公路有一半的运输量在企业的自建物流,这是中国物流成本高的一个很重要原因。”业内人士称。

另一方面,中国物流的发展还处在起步阶段,行业门槛低、中小物流偏多的现状,使得众多物流从业人员无法通过物流培训走上管理者的岗位。高管人才的缺失也让电商自建物流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在电商下乡大潮方兴未艾、电商自建物流前景不被看好的情况下,商机也随之而来。

虽然电商都把目光瞄向了三四线城市以及农村市场,但是目前而言,大多数电商的配送范围都还局限在县城或者交通比较发达的地方,而且配送人员非常少,直接造成了自建物流成本的上升。

电商从县城到乡镇和农村之间配送渠道的缺失,让浙江省长兴县的徐泉(化名)抓住了机会。他经营的快递公司采用相关信息系统,目前已经和几家电商进行了合作,负责将网购货物发送到县城稍微偏远一点的地方和农村地区。

“电商只能在订单比较多或者交通比较方便的地方进行配送。而偏远地方和农村订单较少,电商们都不愿意进行去送货,最后还是只能靠我们来做。”徐泉说他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够通过整合这几家电商的货物,所以每次送货的单量都很大,而且配送范围大,“我就是长兴人,比较熟悉这个地方,一般的农村我都能送。”

北京市井川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亚军很认同徐泉的这种经营模式,“盈利就是整合。通过每日货物单量来挤压快递价格,进而缩减配送成本,对于一家民营物流企业来说,是一个比较好的盈利模式。”

虽然行业前景被普遍看好,但是一个不可控的风险就是资金问题。长期从事物流经济问题研究的徐水波给记者算了笔账,开一家简单接发货物的公司,连房租、汽车等在内,成本在20万元以内;而一家落地配物流,连同培训费、谈判费等一起,成本可能要600~700万元。

另外一个就是企业发展之后的融资问题。“比如说你想增加网点布局,或者增加汽车数量,如果融不到资的话,企业的发展就可能后继乏力,甚至被淘汰。”徐水波说。

总体来说,三四线城市和农村市场的物流行业现在还是个有待开发的处女地,市场格局有如春秋战国一般混乱,既有部分国有客运企业参与,又有部分民营和个体单位参与。但是混乱也是商机,关键就看你怎么把握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智慧仓储

推荐图文
推荐智慧仓储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新手指南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支付中心  |  网站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营销解决方案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京ICP备14023114号-1